帐篷里,君陌尘和叶清瑶正叙话,突然变看见穆真真满脸泪水闯了进来。

“真真,你这是怎么了?”叶清瑶关切问道。

穆真真哽咽说道,“大哥,大嫂,多谢你们这一段时间的照顾。我现在要回家,特来告知一声,我走了。”

“等等,你一个人回去?外面这么大风雪的。你家在哪,让夫君派人送你回去。”叶清瑶连忙说道。

穆真真擦了一把眼泪,说道,“不用了。一直以来,我都没告诉你们我的真实身份,我不是故意骗你们的。只是怕你们知道了,就不拿我当朋友。其实我姓穆,是漠北皇族的人,穆玄羽是我亲哥哥,父汗是我亲父,现在他们都去世了,我要回去送父汗和哥哥最后一程。”

“真真,你是漠北公主?”叶清瑶一脸惊讶,她早看出真真出身贵族,但是没想到她竟然姓穆,是皇族之人。

穆真真双眼红肿,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骗你们的。我先走了。”

“等等!”君陌尘一把拦住她,脸色严肃,“你不能回去。汗皇身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,你要是回去,凶多吉少。”

穆真真不明所以,“大哥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穆玄羽死在穆北陵手中,结果穆北陵回到汗庭,汗皇就死了。真真,你觉得汗皇真的是悲伤过度而亡?”君陌尘反问,说道,“我猜测,汗皇死在穆北陵手中。”

穆真真瞪大了眼睛,“不可能,七哥怎么会……怎么会杀了父汗?”

“他连穆玄羽都能杀,怎么就不能杀汗皇?要是汗皇没死,他杀死穆玄羽如此大的罪名,他会是什么下场?”君陌尘道。tqR1

清纯美女海边阳光沙滩生活照 画面唯美至极

穆真真总算是反应过来,“我明白了。哥哥被七哥杀了,父汗不会放过七哥,所以七哥就先下手为强……”

“应该说,穆北陵在杀穆玄羽的时候,就已经准备好杀了汗皇夺位。他根本没打算交换人质,而是故意想要坑南宫凛,顺势杀了穆玄羽。他既然敢这么做,就不怕汗皇跟他秋后算账。那说明他早就控制了漠北,随时打算夺位。”君陌尘脸色凝重说道,“真真,你是穆玄羽的妹妹,穆北陵杀了你亲大哥,他敢让你活着吗?”

穆真真的眼眶里豆大的眼泪滑落,浑身力气仿佛瞬间被抽干了,身子一晃摔倒在地。

“穆北陵,他怎么能这样,他怎么可以,我们是亲人啊,他为什么要杀了哥哥,为什么要杀了父汗!”穆真真满目凄然,蹒跚着就要往外跑,“我要找他问清楚!他为什么这么做!”

叶清瑶连忙一把抱住她,“真真,你不要冲动。你现在去汗庭,就是羊入虎口。我听说,穆北陵让皇族所有人都必须回去参加葬礼,这摆明就是要排除异己。你要是回去,你就完了。”

“父汗!哥哥!”穆真真失声痛哭,伤心至极,“我连父汗和哥哥的最后一面都见不了,为什么,穆北陵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!”

叶清瑶抚着她的后背,安慰道,抖音成人版app“真真,想哭就哭吧,哭出来就好了。”

“嫂子,我最亲的人都死了,我再也没有亲人了……”穆真真泣不成声。

君陌尘走到她面前,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真真,你还有我们。我们是你的亲人。”

“大哥,呜呜呜……”穆真真泪如雨下。

过了一个时辰,穆真真哭的睡着了,叶清瑶扶她上榻休息。

“没想到真真是漠北公主,同时失去父亲和哥哥,皇族里的人都以穆北陵马首是瞻,她无亲无故,无家可归了。”叶清瑶说道,“只怕真真没有回到汗庭参加葬礼,穆北陵会派人来抓她。”

君陌尘点点头,“夫人说的对。这段时间我正在考虑部落迁徙之事,正好,趁此时机,带着真真一起躲起来。”

……

穆真真再次醒来,已经是暮色时分,呆呆看着熟悉的帐篷,眼眶蓄满泪水。

她不过是贪玩跑出来,没想到不过几个月,天都变了。

父汗,哥哥,这世上最亲的人,离她而去。

大哥说的没错,回到汗庭就是死路一条。她不能死,她还要活着,替父汗和哥哥报仇。

杀父杀兄之仇,不共戴天。

自己不回汗庭,穆北陵绝对不会放过她,她不能留在这里,连累大哥大嫂。

她该走了。

可是天大地大,哪里才是她的容身之处。

穆真真心中悲苦不已,但还是从床上起来,随便收拾了两件衣服,决定不告而别。

“真真,你这是干什么?你要去哪?”叶清瑶走进来看见这一幕,立即阻止。

穆真真抹了一把眼泪,“嫂子,如果真的是穆北陵害死父汗,那他也会来杀我。我不能留在这里,会给你们带来危险。”

“你一个弱女子,孤身一人能去哪?”叶清瑶拉住她的手说道,“夫君说了,索西部落正好要迁徙,你跟着我们一起躲起来,一时半会,穆北陵也找不到你。”

穆真真连忙说道,“穆北陵已经是汗皇,不管躲在哪,迟早会被他找到,到时候大哥和大嫂都会被我连累,不行!”

“你既然还喊我一声大哥,就听大哥的。”君陌尘掀起帐篷帘子走了进来,说道,“我已经通知下去,大家明早就迁徙。先躲起来,以后,再做以后的打算。”

穆真真心里无比感动,她如今的处境,寻常人唯恐避之不及,不举报她在这里,已经是仁至义尽。

但是君大哥和大嫂却愿意帮她躲藏。

“不行,大哥,我不能连累你们,我还是自己走吧。”穆真真心底温暖。父汗和哥哥死了,但她还有两个亲人。

可正是因为是亲人,所以她不能把危险带给他们。

“真真,你就听你大哥的。外面太危险了,咱们人多,好歹还能抵抗一下。要是你一个人遇上他们,那就真完蛋了。”叶清瑶劝慰说道。

不等穆真真说话,君陌尘已经不容置喙说道,“就这么决定了。夫人,真真,你们今晚准备一下,明天一早就走。”

穆真真热泪盈眶,“大哥,嫂子,谢谢你们……”

这一个冬天,漠北风起云涌。穆北陵早早控制漠北,他成为新汗皇倒是没引起多少波折。穆族子弟尽数依附于他,极个别不服者,已经“病逝”。

唯独只剩下汗皇最宠爱的小女儿真真公主,了无音讯。

“穆真真竟然能躲这么久,我这个妹妹看来是成了点气候。来人啊,给我去找。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穆北陵冷酷说道,“若有抵抗,格杀勿论。”

“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