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句话,旖旎说的很轻,嘲讽意味虽淡,但也让楚轩听的清晰。

因为旖旎,很少会用这种口气和他说话。

楚轩听此,一双俊眉不由紧紧蹙了起来,大手握了握,盯着旖旎看了良久,才声音低沉的道:“是我失言,当我什么都没有说。”

窗外的景致忽然变的模糊了起来,心,再次不受控制的一阵抽痛,她就知道,她不该抱任何期盼的。

她与他来说,什么都不是。

车厢顿时寂静了下来,有些压抑,楚轩看着一直盯着窗外沉默不语的旖旎,心情再次烦闷了起来。

总觉得旖旎现在于他来说,就像手中的流沙,想握却又握不住。

车速和来时一样儿快,一样稳,四十分钟,便到了旖旎的小区楼下。

旖旎真的不想再自取其辱,沉默不语的直接打开门便下了车,头都没有回一下。

楚轩看此,更是气闷,总觉得旖旎在使小性子,可又找不出她使性子的理由。

再者,他和她在一起时,本来话就不多,他也不明白,她到底是怎么了。

大手抬了抬,本想拉住旖旎问个明白,可旖旎已经迅速下车‘砰’的一下甩上了车门!

金色花海的纯美画女郎无比俏丽

一瞬间,楚轩脸色铁青,大手也紧紧握了起来,青筋突起。

旖旎真的不想再和楚轩有任何牵扯,今天,她就不该再见他。

看着逃一样儿的旖旎迅速向小区跑去,楚轩这才沉沉喘了口气,想了想,将霍利叫了过来-

霍利早看出来旖旎又跟楚轩闹翻了,心下唏嘘的同时不得不赞叹旖旎勇气可佳。

没想到,平时看着跟一汪水一样儿沉静,可倔起来竟然如此胆大包天,他们总统大人的脸色都敢甩!

正考虑着要不要下车问下楚轩该怎么办,手机便响了起来,拿出一看,他立即接通-

“阁下,有什么吩咐?”

“把那张卡给她。”楚轩的声音很沉,沉的如暴风雨来临。

霍利心肝颤了颤:“可是,旖旎小姐说她不需要。”

“必须给她!”

简短的四个字,顿时让霍利警铃大作-

“是,阁下。”

挂了电话,霍利忙推门下车,去追旖旎。

楚轩看霍利追上去的身影,不由抚着闷疼的额角靠近了车背之中···

旖旎眼睛酸涩的一路小跑着上了楼,还好她的钥匙扣一直随身携带,要不然,她今晚一定露宿街头。

摸出口袋里一直放着的钥匙开了门就要往里近,身后忽然又传来了霍利着急的声音:“旖旎小姐等一下!”

旖旎僵住,不明白霍利怎么又追了上来。

她背对着霍利眨了眨眼,平复了一下情绪之后才缓缓转身,微低着头道:“霍秘书,有事吗?”

霍利也很无奈,顿了一下,上前,将一张镀金纹的黑卡递到了旖旎面前:“旖旎小姐,这个,请你收下。”

旖旎看此,瞳孔再次缩了缩-

双手不由缓缓收紧,她骤然转身,声音微冷:“我说了不需要,如果总统先生有钱没地方花,那就让他给别人吧。”香蕉视讯app污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