景佳人略微想了想,就爽快答应了。

宫子华现在表现得对林嘉怡很有意思,为了追求这个女孩,他肯定不会走太远。

只是暂时搬走而已么,她还是可以派人看着他的。

另外,景佳人也很赞同宫子华的担心,东宫子彻那个大贱~人真是不定时炸弹。这次被一宗报道就炸了出来,说不定下次真会做出什么事来。

“不过,为了避免你被东宫子彻的人抓回去,我要派人保护你的安全。”

宫子华臭脸:“监视?”

“你连追女孩都不会,离开我,你真的能过得好?宫子华,别忘了你现在一无所有。”

“不用你提醒!”宫子华勉强答应,“老子不会跑,你想派多少人监视都行,不过别靠老子太近,别窥视老子的隐~私!”

景佳人微笑:“原来你还有隐~私?不就追女人那点事么?”

“欠揍!”宫子华扬起大拳头。

……

景佳人安排打点了一下,就让人把宫子华送去了维拉斯酒店。

带给你沉思和绮念一个人的教室

宫子华重获自由很高兴,戴着墨镜和帽子去附近的琴行溜达了一圈,进影院看了个电影。回到维拉斯的时候,他买回一些经典CD曲片,创作用的器材,在他的总统套房搭了个临时的录音棚……

林嘉怡与他的晚餐约在明晚7点,而今晚,宫子华就叫了一些大餐,打算提前演戏。

他难得穿了休闲西装,打领带,很正式的样子。

宫子华平时吃饭都是用刨的,很随性,这会儿练习使用刀叉,别扭得他自己都想砍人。

擦,回想一下东宫子彻那只小~贱~狗,怎么就会做什么事都优雅从容?

还真是学不来。

宫子华费劲地切着牛排,他认为直接用咬的吃起来更爽。

就在这时,对面的椅子突然朝后动了起来。

宫子华瞪着眼,就见一个大约6-7岁的小男孩在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这男孩……长得跟少年的修斯,很像。只是眉眼没有那么长开。

宫子华喉头噎了一下,他眼花了?大白天的活见鬼了。

这一定是东宫子彻派来的!这贱~狗又想玩什么?

男孩看了他一眼,就伸手拿了一副空的餐盘,自顾自地插了牛排放在他碗里切着吃。那姿态……那骚~包的优雅,绝对属于东宫子彻。

宫子华攥住叉子:“东宫贱~狗,你别玩了!”

男孩仿佛没有听见,一张脸干干净净的乖巧,穿着白色礼服,里面是白衬衫,黑白格带的背带裤。

他的叉子伸到宫子华的盘子上,插走一块牛排放进嘴里细细地咀嚼。

宫子华诧异地瞪着他,他只见过东宫子彻十来岁的模样,还没见过他孩童时期……

男孩吃了一点东西,就用小手帕擦擦嘴,这破习惯,小奶狗无限看版本东宫子彻十几年如一日没改?!

宫子华喉头滚动了两下,直到男孩拿走他的高酒杯喝了一口红酒,他才反应过来:“滚!!!”

男孩微微侧面,将酒杯递还给他。宫子华用力一掀,酒杯摔出去—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