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修斯的手无力地往下耷拉着,他动了动,那只手更无力地往下垂。

   宫子华喉咙起伏了两下,狠狠盯着他:“老子叫你放手了,是你非不听,别怪我!”

   小修斯淡淡地说:“我不想放手,就算你把我的手折断了,我也不想放。”

   宫子华心口揪紧。

   “可是阿澈,”小修斯深刻地看着他,“我就怕我箍得太紧了,你会难受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“我不想让你痛苦。”

   宫子华嘲讽地笑道:“不想你老来招惹我做什么?那你就滚啊!”

   小修斯看着他,依然没有什么表情,目光沉得像最深沉的海域。然后他发出情不可闻的叹息,闭上眼。一直到半夜,他都没有再醒来过。

   宫子华毛躁地在沙发上发了几个小时的呆,他忘记自己什么时候睡着了,忽而又惊醒。

   看看时钟,他才睡了十几分钟,却好像过了漫长的时间……

   宫子华眼皮厚重,不断地睡着,又不断地惊醒。

   苗条的色彩

   每一个梦都让他惊喘不已,额头上都是冷汗,可是等他醒来后回忆,却一个都记不清。

   慌张,全身心洋溢着从未有过的慌。

   大床上,小修斯保持着他闭上眼之前的姿势,身体半靠在枕头上,一只手耷拉着,长长的睫毛落着阴影,像再也不会移动的石膏像。

   早晨,天蒙蒙亮起,宫子华推开露台门迎接第一缕阳光。

   他已经有多久没有这么早醒来过,没有看到日出了?

   宫子华迎着日出,仿佛看到在岛屿里,穿破着树木投下来的千万束晨曦。

   宫子华突然觉得眼睛里有东西,他用手按了按,温热的水流漾了出来,一定是看太久的太阳,所以刺眼了吧。

   站在床前,他伸手拿起小修斯被他扯骨折的手,手软软的好像没了骨头一样。

   宫子华的眼眸里雾气加重:“对不起。”

   没有回应,也许……再不会有回应了。

   9点多钟,林嘉怡过来敲门,宫子华这才发现他在床前站了几个小时,全身酸硬疼痛。临走前看了一眼床上……小修斯一动未动。

   ……

   这一天,宫子华魂不附体,状况连连百出。

   连林嘉怡都发现他不对劲,一再询问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 宫子华除了嘴硬和逞强,脑子就只有一片空白。

   浑浑噩噩,他揉着头,只把这状况归结于昨晚没有睡好,所以精神难以集中。菠萝视频 爱就是要做出来的

   突然餐厅里的灯光调暗了,舒缓的音乐变成生日快乐的曲子。

   “小涵,生日快乐。”

   隔壁座传来祝贺的声音,服务生推着蛋糕餐车走过去,餐车周围插~着一圈儿仙女棒,火花闪烁着,蛋糕上的蜡烛温暖。

   宫子华僵硬地转过头,随着蛋糕车移动。

   “怎么啦?你也想吃蛋糕吗?”林嘉怡贴心地问。

   宫子华蓦然回神,这才发现自己手握餐具,铺着餐巾在一家温馨的法国餐厅里晚餐,天已经黑了,玻璃橱窗外看到灯火阑珊的街道。

   宫子华皱了皱眉问:“现在几点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