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胸口……”温心暖去摸自己的胸口,被罗雷敏捷抓住手腕。

   “那里包扎了,别乱动。”

   是他自己包扎处理的。没有麻药,当然痛。

   温心暖泪眼盈盈:“痛……”

   “现在知道痛了吧?”罗雷冷冷嘲讽,“知道痛你还刺。你这蠢女人就该好好治治,下次看你还随便拿刀子刺着自己玩么。”

   温心暖咳嗽了两声:“我好渴……”

   罗雷倒了一杯开水来,这里的条件设施有限,没有温水,也没有冷开水。

   温心暖嘴唇干裂着,立即就想要喝。

   罗雷凝眉,等着水冷掉起码要一段时间,想了想,就打开窗子,把杯子搁在窗台上吹风。

   “我渴……”温心暖喊着。

   “没见我倒了水么?等等你能渴死?”他凶神恶煞地瞪着她。

   温心暖就要起来,额头上的毛巾掉下来。

   清纯的私房美艳的面容

   罗雷几个大步冲过来,摁住她的身子:“你想做什么?怕不怕挨我的拳头?”

   说着,他晃了晃自己铁碗一般的拳头。

   “我想回去。”

   “呵,想回去见季虚伪?想也别想。”

   “我不喜欢这里,这里好冷。”

   罗雷的大衣都脱下来盖在她身上了,能给她取暖的都给她了,他冷得双脚发麻都还没说话!

   “哪里冷?”他狠狠地瞪着她。

   “脚。”

   罗雷的双手从被子里去捂,她的小脚丫果然冰冷的。再这样下去,她的高烧很难好。

   罗雷帮她搓着捂着,他的手刚刚碰过热水,还算暖,但是没有捂热她,反而把自己弄冰了。

   罗雷沉默地想了想,在柜子里左翻右找地捡出一个瓶子,洗干净了,灌了一瓶热水,又把瓶子外面擦干净了,放到被子里去。

   “靠着瓶子,知道么?”他不客气地说。

   温心暖的脚挨着瓶子,烫烫的,瑟缩一下,又挨着,又烫得瑟缩……

   这种感觉就像她曾经对罗雷的感情。

   爱恋他,想要靠近他,却被他烫得退步,又忍不住全身的寒意继续靠近。

   “如何?”罗雷瞪着她,“脚还冷不冷?”

   “还好。”

   “还好是什么意思?冷——还是不冷!?”

   他说话就非得用凶的吗?

   温心暖温驯地说:“不冷了。”

   “记住,这是罗雷牌暖水壶。”

   温心暖翻了个大白眼:“好廉价的暖水壶……”

   罗雷狠狠叮了她一眼。

   温心暖搓了搓两只冰冷的小手:“脚不冷了……可是我的手还冷。”

   “女人就是麻烦!”罗雷凶巴巴的,却拖了张椅子坐在床边,手伸进被子里去捉她的手。想要给她搓搓热。

   温心暖避开着:“不要,你刚刚才搓过我的脚。臭死了。”

   罗雷扬眉:“你的脚,你还嫌臭?”

   死女人,他都没有嫌弃过。

   罗雷把手抽回来,下意识地闻了一下,倒是没闻到臭味。

   “果然一股狗屎味!”

   温心暖:“……”

   冷冷起了身,进卫生间去洗手。在那瞬间,他皱起眉,一向洁癖的他怎么会肯去搓女人的那双脚。

   还在搓了以后去闻味儿……国产免费永久黄版抖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