殷凯的脸色反而更黑了,一双蓝色的眸子,死死盯着乔轻雪,就好像恨不得要给她刺上两刀似的。

“你又发什么神经!大半夜不回家睡觉,跑来这里做什么!”

“玩得很开心嘛!”殷凯嘲讽愚弄的口气,格外的难听。

“还好吧!一般般开心!”乔轻雪也完全没有好口气,狠狠剜了一眼殷凯,直接要继续上楼梯。

殷凯的长臂直接搭在楼道的扶手上,拦住了乔轻雪的路。

乔轻雪愤怒地瞪着他,“殷大少爷喜欢夜生活不睡觉,我可要回家睡觉了!”

已经过了午夜了,她真心没心思再和他置气发火,影响睡眠,第二天什么都不用干了。

“难舍难分的,怎么没带他上来过夜啊!”殷凯低喝一声。

乔轻雪明白了,原来殷凯站在这里的窗口前,看到了她和董天磊在楼下道别的场面。

“我们难舍不难分的,不管你什么事吧!我们已经分手了,管得有点太宽了吧,殷凯大少爷!”

“乔轻雪,你别忘了,你跟我都有孩子了!还跟别的男人勾勾搭搭,你对得起笑笑吗?”殷凯咬牙切齿的,整张俊脸都在隐隐抽搐。

“哈哈哈!”乔轻雪大声笑了好几声,“殷凯,你脑子是不是叫驴踢了!我跟哪个男人干什么,跟笑笑什么关系!”

小女神的甜美自拍

真搞不懂,殷凯这个家伙,到底要说什么!

“乔轻雪,你快点告诉我,你们到底发展到哪一步了!”殷凯忽然抓住乔轻雪的肩膀,力道十分大,捏得乔轻雪很痛。

“我们到哪一步都不管你的事!放手!”

“乔轻雪,收了戒指,还想赖账!”

“什么戒指!”

“别装糊涂了乔轻雪!你这女人怎么能这么不讲原则,居然这么快就找别的男人!”殷凯真的要被乔轻雪给气疯了,怒喊的口气也十分的响亮,震得整个楼道的灯都亮了。

被吵醒的邻居很不忿,困倦地打开门,嚷嚷了一声,“让不让人睡觉了,吵架回家吵去!”

殷凯就是一个被点着火的油桶,谁来触碰都会被烧个粉身碎骨。

愤怒如猛兽的目光,刷地射过去,当即吓得那人半个屁都不敢再放,赶紧关上门。

“别闹了!”

乔轻雪不耐烦地挥开殷凯的手,正好趁机赶紧上楼。

殷凯赶紧追上来,高大的身影就跟在乔轻雪的身后,将她娇小的身材,都笼罩在他的身影之下。

“乔轻雪,你给我说清楚!你和董天磊……”

“戒指我会还给你!”

“你这女人,怎么这么死心眼儿!”他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,还想他跪下来求她不成!

“我就是死心眼儿!一直以来都是,我决定的事,从来不会随意改变!你在我这里,已经是过去式,我们已经分手!当初我还抱有一点点幻想,现在对你已经没有一点幻想了!所以请你有点自知之明,赶紧退去!退去!”

乔轻雪就像驱赶邪魔似的,不住对殷凯打着“封杀”的手势。

殷凯真的要被乔轻雪给气爆炸了,五脏六腑都在被一股强大的力量不住填满,眼看就要喷发出来。

但殷凯忍住了,不动声色地盯着乔轻雪。

乔轻雪见他还不走,就也目光倔强毫不屈服地也瞪着他。

俩人就这样,你瞪着我,猫咪官网APP我瞪着你看了半天。

乔轻雪忽然明白,继续下去,只怕到天亮,也分不出来个胜负,对于不值得的人,她也懒得多说一句话,多浪费一点点精神了。

她转身开门,直接进门,不再理会殷凯。

然而,还不待她将房门关上,门上忽然袭来一股强大的力量,直接打开,随后一道人影直接栖身进来站在面前,而身后的门,也砰地一声巨响关上。

殷凯等的,就是这个契机。

乔轻雪气得面红耳赤,“滚出去!”

殷凯蓝色的眸子,阴阴一沉,里面翻涌着惊涛骇浪。

忽地,殷凯冲上来,一把将乔轻雪身上披着的西装给狠狠扯下去远远丢开。

“你有病吧!”

乔轻雪正要冲过去捡起来,殷凯已先一步,一脚将那西装完全当成董天磊一样,一脚远远踢开。

乔轻雪已经濒临怒极反笑的极限了,要她怎么说殷凯的行径?

幼稚?跋扈?可笑?

与之相较,董天磊确实比殷凯有素质有涵养太多太多了!

“别在我家里发疯,赶紧走!”乔轻雪嘶喊一声,愤怒地指向房门的方向。

殷凯横扫一记阴鸷至极的目光,一副分分钟要将乔轻雪生吞入腹的样子。

乔轻雪确实被殷凯这样的目光,害了一跳。

她还是第一次,见到这么失控的殷凯,若说有,也只有当年可馨离世时,殷凯曾经这么可怕过。

就在乔轻雪惊怔的分秒之中,殷凯忽然冲上来,一把将乔轻雪打横抱起,直奔乔轻雪的房间。

“啊!”乔轻雪惊呼一声,挥舞双手,不住捶打殷凯。

“你干什么!你快点住手!放开我啊!”

殷凯直接将乔轻雪丢在床上,不顾乔轻雪挣扎,用力地一把将乔轻雪身上的礼裙给撕开。

“穿这么性感暴露,勾引谁!”他真的疯了,才会这么失控。

但现在,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,再不发泄出来,他真的要被这个死女人折磨得精神失常了。

不!

他已经被这个女人搞得精神不正常了。

“殷凯!你快点给我放手,否则……”

“否则什么!”殷凯直接押上来,将乔轻雪死死按在身下,一双蓝色的眸子里,忽地就席上一股通红烧人的火焰。

“我们已经分手了!你不能再这样对我!我会告你强暴!”

乔轻雪的话,显然威胁不到殷凯,他的大手忽然袭来,直接将乔轻雪身上最后的遮挡也给一下子全部扯掉。

身体忽然袭来的凉意,害得乔轻雪脸色一白。

她不住闪躲,可终究没有能躲过殷凯来势疯狂的吻……

“你疯了……”

乔轻雪大喊,可声音还没完全脱出口,嘴巴就已被殷凯直接给封住……

顾若熙回到席家,什么都没说,直接往自己的房间走。

让她没想到的是,席老竟然就等在客厅,脸色很难看,喘息也极其不平稳,一副随时都会爆发的样子。

顾若熙站定脚步,她知道,席老一定听说了宴会上的事。

董天磊不希望妹妹生日的现场被曝光,宴会上没有记者,而参加宴会的人,所有的通讯设备也都交给专人管理。

不会有人拍照,但出了这么大的事,肯定还会不胫而走。

对于席老知道这件事,顾若熙并不奇怪,也不惊讶,反而一副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的样子,安静地等待席老先开口。

“小童啊。”

席老的声音很沧桑,带着一种正在强力压制的颤抖。

“父亲。”顾若熙忽然笑了,目光柔和地望着席老。

席老很诧异,顾若熙居然会用这样的表情看着自己,还是第一次这么友好,这么亲昵,让他倍外吃惊。

但席老还是不能缓和心中纠结的怒火,脸色再次阴沉下来,口气也变得愈加不善。

“你是在逼父亲将我们父女的关系更进一步恶化。”

顾若熙当然听得懂席老话里的意思,肯定是因为陆羿辰也肯定要对陆羿辰做什么了。顾若熙心下不禁苦笑,将他们父女关系恶化的人,到底是谁?

“父亲,他找我只是询问小王子的事,他要接孩子回去,我们吵了起来,我不打算将孩子给他。”

顾若熙回答的极其平静,就好像说的是真事一样。

席老皱紧的眉心依旧不能舒展,他当然不会完全相信顾若熙的话,“你明明已经答应过父亲,再不会和他往来!”

“我确实没有和他往来,是他出现在聚会上,直接将我带走,我反驳无力!父亲明明有让小晴带着保镖保护我的安危,却没人上来帮我一把!”

席老的脸色绷得更紧了,浑浊的目光也愈加沉郁。

“父亲知道,我只是一个女人,我能有多大的力气!我现在也很生气,我巴不得现在跟他断绝所有的往来,我也受够了在这个家里,总是和自己的父亲争吵!”

席老的目光,微微一眯,顾若熙忽然转变态度,让他确实很吃惊。

但顾若熙的眼睛,依旧那么纯澈,不带任何杂志,甚至连一点多余的情绪都没有,完全不像别有心思。

大概是这辈子,席老都习惯了揣度身边人的心思,才会觉得,谁都不单纯,即便自己的女儿,他也本着怀疑的态度。

“回来的路上,我想了很多。”

顾若熙缓步走向席老,然后坐在席老对面的沙发上。

“你想了什么?”

顾若熙浅浅勾唇,笑容平和温静,“我知道,父亲是为了我好。一个不懂得珍惜我,不懂得疼爱我的男人,我不该再在他身上浪费时间。”

席老的眉心反而又紧了一分。

“父亲或许会觉得我现在转变的太快了,但今天晚上他不顾一切,不顾大家非议,硬是在聚会的场合,让我丢尽了脸,我才知道,这个男人,确实不是真心待我。”